首页>军事历史>挑战者还是空想家-前传:大同书>楔子

《挑战者还是空想家-前传:大同书》

楔子

作者:黄油猫工作室分类:军事历史字数:6759字更新时间:2019/1/18

挑战者还是空想家

前传:大同书

【制作人员表】

原案企划:戒钱;

小说:水雷;

插画设计:妖山;

出品:黄油猫工作室。

每周四更新。

---

楔子:光之灵

大汉太初元年八月(公元前104年)

长安城刮起了秋风,金色如雨点的桂花落满街道,位于长安西北角雍门附近的九市里,牛马粪便的臭味都因此淡了许多。

“啊——”

公孙卿浑身一激灵,身体猛然向后一靠。

他的背撞着了油壁车的车厢,这让他彻底清醒过来。

“大夫,大夫?”车外的御者侧脸问道。

公孙卿摆了摆手:“无事,可曾到了?”

御者恭敬地回答:“片刻之后便能到了。”

公孙卿长长叹了口气,御者会对他如此恭敬,是因为他得天子宠信。但公孙卿也有自知之明,自己的宠信并不牢固,如果不再做点什么出来,刚才让他惊醒的噩梦就会变成现实。

一张脸,两截身体。

那张脸七窍流血,面容扭曲狰狞,目光如死鱼一般。

而那两截身体,上半截在地上爬行,还拖出了长长的肠子,五脏六腑,流淌了一地。

公孙卿知道自己为何会梦见这二位,就在刚刚,他离开皇宫,当今天子刘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问了他一句话。

“得无效文成、五利乎?”

文成将军李少翁,就是那张七窍流血脸的主,而五利将军栾大,则是那两截身体还合在一起时的身份。

这二位都是天下知名的方术士,靠着沟通神人之术,得到了大汉天子刘彻的宠信,五利将军栾大甚至还娶了刘彻的女儿卫长公主。但当他们的方术露出马脚之后,被愚弄了的天子毫不客气,将他们处死。

公孙卿也是一位方术士。

靠着制造巨人足印之类的“仙迹”,公孙卿同样得到了天子的宠信,只不过这位大汉天子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,在迟迟未亲见神仙,也未得到长生不老之药后,天子已经对公孙卿起了怀疑之心。

必须做些什么自救,否则李少翁、栾大的下场,就是他公孙卿的下场。

这也是他来稁街东市的目的。

自从张骞凿通西域之后,这里更是胡商们云集之所。来自天南海北的货物罗列于此间,形形色色的人等穿梭于这些密集的货物之中,寻找自己的目标。

公孙卿怀有心事,下了马车,拒绝御者跟随,独自漫步在各店铺之间。

一般的店铺吸引不了公孙卿,他踱到一家胡人开的店铺前。

这家胡人店铺里的东西琳琅满目,有一些就是见多识广的公孙卿也不曾见到过。

公孙卿在其间看了一会儿,店中的胡商早就在窥视他,见他像是个真要买东西的顾客,当下上前招呼道:“客人,不知想要什么,无论是香料还是宝石,或是昆仑玉,鄙店之中,都是应有尽有!”

胡人店主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,证明他在长安呆的时间不短了。公孙卿斜眼看了看他:“我见你这店中宝货也是平常,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么?”

那胡人店主嘿然一笑:“稀奇古怪的东西自然也是有的,须知当年小人可是随博望侯一起入的汉,博望侯自西域带来的宝货,小人店中……”

公孙卿猛然一拍大腿。

他顾不得胡人店主是不是在吹牛了,而是想到了博望侯张骞,他也曾听说过,张骞第二次自西域回来,可是带来了不少奇珍异宝,不少都传说为仙家之物!

或许,解开他所遇困境的关键,真在这位已经去世十年的博望侯身上。

张骞已经归葬汉中,那么只有另一人可以帮他了。

这夜,天穹一片灿烂,银河流转,群星各据其位,闪耀着让人心眩的光辉。

长安,太常府观星台上,仙风道骨的公孙卿捋着胡须,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“太常府的观星台上看星星,果然看得比别处要清楚些。”公孙卿慢慢说道。

在公孙卿旁边,太史令司马迁没有理睬他。

司马迁凝视着空中,神情恍惚,仿佛神游太虚。这不是他第一次在观星台上望星,在他父亲司马谈还在世的时候,他就多次陪着父亲一起在此仰望星空。但这么多年来,他仍然和第一次随父亲看星空时一样,为其中的浩瀚深远而震憾、感动,乃至沉迷。

“太史令在想什么?”公孙卿又问道。

司马迁回过神:“我在想,若天空中的星宿真是神灵,他们是何时初次见人,而地面上的人,又是哪一位最先见到星宿?”

公孙卿失笑。

凉凉的秋夜,风吹起公孙卿飘飘然的须发,让他更若神仙中人。

“那么太史令又看到了什么?”公孙卿继续问道。

司马迁喃喃自语:“我看到五星的位置在变化……”

“这是何等预兆?”

司马迁终于将目光将天空移开,转向公孙卿。这位以方术士得当今皇帝宠信,其人相貌堂堂,与司马迁目光相对,更是带着鼓励的微笑,仿佛是在劝诱司马迁:“快说吧,快说吧,将星相变化的预兆是什么说给我听吧。”

司马迁说道:“中大夫何必问我,你既能沟通神仙,星相是何等预兆,自然比我更为明白。”

公孙卿哈哈一笑:“今年陛下改制,中大夫不叫中大夫,改称光禄大夫,太史令可休要弄错了。”

司马迁抿着嘴,斜视了公孙卿一眼:“无论公孙先生是中大夫还是光禄大夫,都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关于星相的任何消息。”

司马迁不喜欢方术士。

他从少年时代起,就跟随唐都学习星相——这位唐都同时也是他父亲司马谈的老师。在司马迁看来,星空中群星位置的移动,星光强度的增减,甚至光芒方向的变化,都暗藏着奥秘,甚至可能是天机大道。

只有学习星相之术的天官,才能隐约揣摩到这些天机大道的一角。至于那些皇帝面前的方术士,只不过是群巧言令色的骗子。他们即使得逞一时,也绝不会长久。

但是公孙卿并不失望,他看着司马迁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:“太史令,你知道你与令尊相比,差在哪儿吗?”

司马迁凝视着公孙卿。

公孙卿提起司马迁之父司马谈,原因很简单,当初司马谈欠了公孙卿一个人情。

“令尊心中也讨厌我们这些方术士,但他面上总能与我们谈笑风生,故此当他有事之时,我们也愿意出言相助。太史令性情耿介,喜恶形诸颜色,若有一日遇不谐之事,又有谁人能替你出言化解呢?”

司马迁沉默不语。

公孙卿又哈哈笑了两声:“太史令不愿告诉我星相之意,那么另有一件事情,或许太史令能够不吝赐教。”

司马迁仍然沉默。

公孙卿盯着他:“据说太史令贤父子立志编史,国朝大小事务,太史令贤父子无所不知。当年博望侯两次前往西域,我需要知道一切细节,一切!”

司马迁愣了一下:“博望侯……你为何会问及他?”

这次换公孙卿沉默了。司马迁好奇心顿起,博望侯西行之事,并不是什么秘密,说给公孙卿听倒是无碍,只是这方术士不想着如何寻神访仙,怎么想起了张骞旧事?

“你为何问此事,告诉我原因,我便将我所知晓的事情告诉你。”

公孙卿笑道:“太史令果然好奇心重,倒没有什么不能告诉太史令的,我对博望侯带来的西域物什颇感兴趣,想见识见识其中是否有仙家之物。”

思忖了一会儿,司马迁缓缓道:“博望侯出穷塞、涉流沙,是为联络西域诸国,以攻匈奴……啊,倒是有一件事情,我想起来了!”

公孙卿精神一振,身体微微前倾,尽可能靠近司马迁,想听得更清楚一些。

司马迁没有再搪塞,他缓缓说起张骞的一件旧事来。

那是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之时,途中经过于阗国,或许是大汉帝国的赫赫声威,或许是汉使携带的大量绢帛财富的吸引,又或许是感谢汉帝国驱逐匈奴让商路少了最大的威胁,于阗国不少人对他热情相迎,张骞也收到了不少礼物。

其中有一件礼物,是一尊木刻雕像。将之献给张骞的,是一位神秘的少女,她称木像为“光之灵”,能护佑远行队伍一路平安。

说到这里,司马迁嘿然一笑:“可惜,此物在博望侯手中,并无甚神奇,公孙大夫是否也要远涉流沙,前往于阗寻找别的仙家之物?”

公孙卿也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起身告辞。

出了太常府,便是长安街头。

宵禁的长安城,到处都是黑乎乎的,星光映照下,那些宫殿楼阁亭台廊榭,都只有模糊不清的影子。远远望去,仿佛是群山,又像是卧倒睡着的巨兽。

公孙卿脸上的笑容没有了。

他最初来长安时,是想将这座天下最雄奇的城市当作大山来征服,他要站在群山之巅上。但现在,群山变成了巨兽,而他,将成为巨兽吞噬的食饵。

所以他必须尽快求得神仙,不管是真神仙还是假神仙。

乘上车,公孙卿咳了一声,对御者吩咐道:“去少府。”

御者有些惊讶:“这么晚了……”

公孙卿沉声道:“我说了,去少府!”

油壁车开始辚辚而行,这声音让黑夜显得更为幽远。坐在车上,公孙卿闭着眼睛,他仿佛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看着他。

于是公孙卿淡淡地笑了。

公孙卿的少府之行扑了个空,他想要找的东西并不在这里,这让他不得不回头再去寻司马迁,这才知道,当初张骞带回来的各国贡物,并没有全部放入少府国库之中,还有一部分被献入了私库。

私库属于天子刘彻的私人财产,但这也拦不住公孙卿。借口寻找礼敬神人的贡品,公孙卿在俸禄六百石的私府令陪同下,来到了私库之中。

“神人超凡脱俗,这些世俗中的珍宝,在他们眼中与粪土没有什么区别,我要找的是那种比较奇特之物……贵令熟知府中所藏,能否给我指点?”

面对金光灿灿的宝库,公孙卿花费了好大气力,才让自己不露声色。他回头看着有一双阴森森眼睛的私府令,笑眯眯地问道。

私府令眼皮微微抬了起来,尖声尖气地说道:“大夫究竟要找何物?”

“当年博望侯远涉流沙,带来了不少异国奇物,我要找的,不是那些普通珍宝,而是奇物,此事关系重大,你好生思量,看看都有什么。”

私府令垂眼思忖了好一会儿:“大夫请随我来。”

在天子私库的某间库房一隅,私府令停下脚步:“就在这儿了。”

库房中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,证明这里已经有许久没有清理了。公孙卿顾不得灰尘,快步上前,一件件看着多宝架上阵列的那些奇珍玩物。

金器、银器,还有于阗特产的玉石,以及公孙卿认得或不认得的其余玩意,公孙卿都只是匆匆浏览,直到他看到一个木雕像。

这个雕像尺许长,雕刻的是一个人。雕像身上穿着一件斗篷,脸深藏在斗篷之中。公孙卿先看到的是雕像的下巴,略有些瘦俏的脸型轮廓柔和,倒有几分像个女子。

再往斗篷遮住的更深处望去,公孙卿“嘶”地倒吸了一口气。

他看到的是一双银白色的眼睛!

雕像的栩栩如生并不让他惊讶,但这双银色的眼睛,让公孙卿心里有些发悸。

公孙卿深吸了一口库房中污浊的空气,然后伸手,将这个木雕像抓在手中。

“就是此物?”私府令问。

“就是此物!”公孙卿说道。

攥着木像,公孙卿坐上了自己的油壁车。他反复摩挲着木像,希望真能获得那位神秘的“光之灵”的回应,但是木像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

雕像打磨得非常光滑,各处细节处理得极为精细,摸上去不像是木料,反倒像是玉石。在上面还有金漆绘制的奇怪纹理,公孙卿仔细看了看,这些纹路有如一个个同心圆,不同的同心圆之间又由纹路纠缠在一起。

翻来覆去看了一路,公孙卿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。

“大夫,到府邸了。”御者的声音传来。

正在皱眉沉思的公孙卿突然抬起头来:“到家了?”

御者觉得主人有些奇怪,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。公孙卿有些魂不守舍,他跨步下车,可是被车辕带了一下,踉跄着摔倒在地。

“啊哟——啊哟!”

第一声啊哟,是因为摔倒,第二声啊哟,则是因为公孙卿听到了细微的开裂声响。

他摔倒时,那木雕像也摔在了地上,而且是摔在门槛石上!

公孙卿慌忙将木雕像捡起,但原本浑然一体的光之灵雕像,此时已经裂开,但在其中间,却有一块绣有纹理的布条。

布应当是西域那边流行的白叠布,那纹理……

公孙卿呼吸停了一下。

如同雕像上一样,那是一个又一个同心圆,不同的同心圆又在环环相扣,看起来……

颇像扭曲了的太极图案。

“走,去太史令府!”注意到图案边上还有扭来扭去的诡异文字后,公孙卿心念一转,又爬上了马车。

再度从司马迁家中出来,公孙卿脸上带笑,用力攥着一团绢帛。

果然,有事不解寻找司马迁就是对的,虽然司马迁的态度依然冷淡,可是公孙卿还是从他那儿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张骞随从留下的笔记,这笔记之中,对张骞是如何获得“光之灵”雕像有详细的记载,更重要的是,这笔记里留下了破解雕像内符箓的线索。

“那么,如今要做的就是先尝试一下了……在哪儿尝试呢?”

公孙卿把尝试的地方放在了正在大兴土木的建章宫。

这里空阔僻静,更重要的是,若有什么意外,在这里可以召建章监的人保护他。

听说他要在此尝试沟通神仙,对于当今天子来说这是一等一的大事,因此很快,公孙卿所需的法坛就被搭起。

所有的闲杂人等都被赶走,披头散发的公孙卿手持一块小小的布帛,一边绕着法坛游走,一边念念叨叨。

符箓上的字迹被他念了出来,仿佛是在念一连串单调的数字。

“子孟,你觉得他这些……有用么?”在旁边的建章尉问道。

“装神弄鬼罢了,都这么长时间,也不见有什么动静。”另一位军官撇了一下嘴。

仿佛是回应这位军官的话语,就在他话声落下的同时,公孙卿将手中的布帛摆在法坛之上,然后,众人眼前光线突然出现了扭动,再看那法坛,就象是隔着一层烟雾般。

那摊开的布帛上方,光线不断地扭曲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光线之中蠕动!

公孙卿连接退了好几步,欣喜若狂地看着这一幕:“成了,成了,我果然成了……光之灵,有求必应的仙家……快,快去禀报陛下,快去!”

建章尉愣在了那里,而方才还不信的另一位军官,则已经转身跑开:天子求仙之心,天下皆知,现在终于有了回应,理当第一时间禀报!

很快,当今天子刘彻就小跑着来到了太液湖畔——他甚至等不及御辇。

恭候在旁的公孙卿满面红光,仿佛年轻了几十岁。对着匆匆而来的刘彻,公孙卿行礼:“陛下,臣幸不辱使命!”

刘彻顾不得理会他,紧紧盯着面前的法坛。

法坛之上,光线仍然有些扭曲,时不时的还出现闪烁,隐约甚至还有电光跳动。在其最中间,一个人影虚空飘浮,双脚根本没有接触到法坛!

这个身影穿着白色的斗篷,斗篷上琥珀色的光芒流转,形成一个个同心圆组成的符纹。他肤色棕深,像是一个西域之人,但面庞深藏于斗篷之中,让人一时看不清他的长相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这是哪位神仙?”刘彻在重重喘了几口气后问道。

“这位神仙自称为光之灵,方才臣与其交谈,甚是谦逊有礼,陛下,请上前。”公孙卿道。

刘彻定了定神,从最初的激动兴奋中冷静下来,他挺起胸膛。

“朕,应天顺时,受兹明命,内安亿兆黎庶,外抚百千邦国。自承命以来,已三十六载矣。而今天下太平,众贤盈朝,四海宾服,治功已成,朕乃遣使,遍访名山胜地,以求神灵仙人。不意今日在此,得睹仙家之颜,实是幸甚至哉!”

光圈中的人影微微抬起头,一张脸终于露了出来。

这张面庞清秀,只看脸很难分辨出是男是女,但整张脸中最让刘彻惊讶的是那双眼。

那双眼中的眼珠呈银白色,仿佛是水银凝聚而成!

紧接着,这位“仙人”开口了,声音很奇特,分不出是男是女,带着一种慑人心魄的磁性:“陛下寻访仙人,所求为何?”

刘彻瞳孔剧烈收缩,他努力让自己呼吸不要太急促,然后威严地问道:“长生之法,不死之药!”

光之灵与天子刘彻接下来的对话,公孙卿等人并没有听到。光之灵要求天子屏退左右,他们都不得不远离法坛。他们被驱赶到无法看到天子与光之灵的地方,甚至连护卫们都尽数撤出,只留下那光之灵与天子单独相处。

接下来,是漫长的等待。

等待之中,原本满心欢喜的公孙卿心中突然有些害怕。

他以神仙之术唬弄天子,但自己此前并没有见到过神仙,他开始怀疑,自己这次召来的究竟是不是神灵仙人。

万一……是妖邪恶魔呢?

西域那种穷荒之地、流沙之所,那儿的妖魔应当更为邪恶也更为阴险吧。

许久之后,天子独自出来,脸上带笑,只是笑容有些扭曲。公孙卿迎上天子,还不等他们开口,面容依旧有些扭曲的刘彻猛然挥手:“仙人已经升天了,朕替天治民,有大功于世,得仙人传授长生之法,理当万寿无疆!”

天子的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,公孙卿低头应了一声,可心底那种怀疑不安更为强烈了。

若那位光之灵真是正道神仙,天子……应当欣喜若狂才对。

但公孙卿只能深藏自己的怀疑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冷眼看着天子的所作所为。

曾经雄才大略的天子开始变得有些喜怒无常,他搜刮民脂民膏,在甘泉宫通天台铸了一座高大的仙人金像,金像手执金盘玉盏,为他承接据说可以长生的天露。

他穷兵黩武,借口要讨取大宛良马,派李广利征讨大宛——唯有公孙卿猜到,李广利同时还有去于阗寻找别的“仙人”的使命。

他制定沉命法,地方郡县的官员再也不敢将民间的消息禀报给他。

他暴躁而没有耐心,在确切的消息尚未来到时,便族诛了建章尉李陵的全家,还将为李陵辩护的司马迁下狱论罪。

公孙卿并没有看到此后的事情,太始元年(公元前96年),当刘彻再度折腾起百姓,逼迫各郡国吏民豪杰迁居茂陵时,公孙卿辗转于病榻之上,临终前猛然睁圆了眼睛,惊恐万分地大叫“西域妖魔、西域妖魔”!

因此,公孙卿不知道在四年之后,一场名为巫蛊之祸的可怕风暴席卷长安。在这一场灾难之中,大将公孙敖全家被灭了,追随刘彻近六十年的丞相公孙贺与其子一起死在狱中,刘彻的女儿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也因此而死。

但这只是开始,刘彻任用酷吏江充穷治巫蛊之罪,而江充不知从何找来一群胡人巫师,满皇宫翻查。皇后卫子夫与太子刘据受此牵连,不得不奋起反击,在起兵失败之后,卫子夫与刘据先后自杀。

那几日中,长安城数万人因此而死,水沟里全是鲜血,大街上尽是尸骨。有人回忆起当初刘彻在建章宫见到那位光之灵,暗中传说,就是这个来自西域的邪神蛊惑,原本圣明的天子才会变得如此疯狂。

---

ps1:“得无效文成、五利乎?”:“你不是想效法少翁,奕大吧?”

ps2:沉命法:汉武帝统治后期,为镇压农民起义制定了“沉命法”,规定各地主管官吏必须及时发现并消灭农民起义军,否则就要受牵连至死。

平治文学网提供挑战者还是空想家-前传:大同书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黄油猫工作室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