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古言架空>最难消受长兄恩>全文 第1章:救命之恩无以为报

《最难消受长兄恩》

全文 第1章:救命之恩无以为报

作者:阿木木分类:古言架空字数:2434字更新时间:2019/12/2

江岸,晓风残月。

布满鹅卵石的河滩上,一堆篝火发出“哔啵”的声音。篝火上架着几根树枝,上面挂着男子和女子的衣裳。

一个面如冠玉,眉宇间带着几分清冷的男子,正坐在火堆旁边,修长的手指握住树枝,来回滚动着火堆上的衣裳。

他身上的中衣湿透了,几缕湿漉漉的头发仍然滴着水。

饶是如此狼狈地坐在乱石滩上,举手投足却不失优雅。

如果不是他时不时咳嗽几声,这深更半夜,荒郊野外,还要让人以为是什么花魂月魄在此地化为人形,餐云卧石,不知寒暑。

隔着几道衣物,长相妩媚的少女穿着微湿的衣裳,双手圈住自己的腿,修长的脖颈从领口里稍稍露出一小截,身体微微向前倾着,声音软糯糯的:“恩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?”

男子停下手上的动作,脸上带着疏离:“我说过了,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。你大可当作从来没见过我,我亦不需要你的回报。”

少女的双颊被火烤得微红,她眼里含着濛濛的水光,像是赖定了他:“恩公把我从江里救出来,我的命便是恩公的了。我与恩公已算有了肌肤之亲,可恩公却执意拒绝我,难不成——”

她说到这里顿了顿,黄莺似的声音打了个转,天生像会撩人一般,在人心头上一挠。倒不全然是勾引,而是带着两分仰慕,三分压抑,外加五分羞涩,如能摄魂夺魄一般勾着人听她说话。若是定力稍差的一般人,恐怕早就陷进她的温柔乡里了。

男子一直低垂的眼帘往上抬了抬,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,就听到她期期艾艾地问道:“难不成……恩公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男人最看重的尊严被一个小姑娘挑衅,饶是男子脾气再好,也禁不住逼近了少女:“不如你来试试?”

一阵带着水汽的檀香味,在篝火的炙烤下钻进少女的鼻尖。少女有些不自然地撇开头,随即又转了回来,巴掌大小的脸蛋还没长开,但已经可以看出日后极尽的明艳。

虽然身上裹着宽大不合身的衣裳,但不难想象底下曼妙的身姿是何等的撩人。

这种青涩而又诱人的感觉,让男子情不自禁地沉了沉目光:“是你自己要报恩,难不成还要我动手?”

少女微微一愣,随即缓缓解下衣裳上的系带,系带一松,宽大的中衣便好似挂不住似的落了下来,露出内里一件蜜合色的肚兜,衬得一片香肩如同凝脂一般。薄薄的一片布料,也难掩底下山峦般的起伏。

男子只看了一眼,便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。他只是随口一说,想让眼前的女子知难而退,哪里想到她居然如此不自重。

少女见他脸色倏忽变了,以为他这是不满自己的态度,连忙又把挡在胸前的手放开了,满面娇羞地说道:“既然恩公喜欢我,那我只有以身相许了。”

说罢,芬芳娇软的身子便向男子靠过去。

可一双手才刚碰到男子的胸膛,他竟一下推开了她,抽起木架上烤干的白色锦衣,利落地往身上一裹,径直向前走去。

少女惊得连忙扑上去拉住他的手:“恩公?”

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:“我确实有难言之隐,你我二人就此别过,至于你,就好自为之吧。”

说罢,一头扎进黎明前的黑暗当中去。

天地寂静,星月无踪。只有江边的风在“呼呼”地刮着。

少女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慢吞吞地拢好自己的衣裳,面露惋惜之色。

她活了两辈子,见过她的人无一例外被她的容貌吸引。恩公拒绝得如此干脆,恐怕是真的有心无力,不想耽误了她一辈子吧?

而今她脚下剩下的唯一一条路,竟是再次投奔亲生父亲去了。

离江边很近的一个小镇,客栈的伙计迎了一个形容狼狈的少女进来。

这少女虽然衣服上沾满了灰尘,乱蓬蓬的头发上也挂了一片枯树叶,但明珠蒙尘不掩其光,一张小脸说不出的勾人。虽说衣裳捂得严严实实,可宽大的蓝布衣也挡不住身上姣好的曲线,惹得客栈里的男人都忍不住频频往她这里瞧,光凭想象就能让客栈的男人们目光火热了。

店小二殷勤地迎上去,脸上堆满笑容,看似规矩目光,却在少女的胸臀流连。

少女一开口,那嗓音带钩似的,更是叫人身子都软了半边。

眼睁睁看着她要了间房上了楼,便有有心之人打算死死守在楼下,只等她出了客栈便跟上去看看她的去处,再看看能不能抱得美人归。

这少女正是从江里捡回一条性命的顾明微,刚才的事情在前世她不知遇到了多少回。

只不过在顾府里,她再怎么说也是顾家的血脉。那些人纵然内心里再如何,面上总要做出谦谦君子的样子罢了。

顾明微深知,除非自己把容貌毁个干净,如若不然,便是她回到顾府也只会重蹈覆辙,不明不白地溺死在荷花池里。

好在,老天也不愿意绝她的生路。

她重生的这个时候,她父亲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流落在外。也得亏上辈子的经历,让她发现了自己的天赋,重活一世才多了一条生路可选。

顾明微便找来一个炭盆,一件件地除去身上的衣裳,连同包袱里的女子衣裳一起,扔到火里烧个干净,光着身子踏进装满热水的浴桶里。

最后,束紧酥胸,穿上早就准备好的男装,再一开口已经从又娇又软的声音,变成了一个清冽的少年音。

直到和衣躺在床上,顾明微眼中才露出一丝坚定。

既然上辈子母亲不能带着自己,父亲不愿庇护自己。那么这辈子,就换成她自己来保护她自己吧!

这天夜里,不知多少目光盯着这间屋子,顾明微却前所未有地睡了个好觉。

第二天早上,屋子的门开了,却是一个清俊的少年郎走了出来。

店小二给顾明微结账,看得一愣一愣的:“不对啊,昨天明明是个姑娘。”

顾明微道:“舍妹送了我就回家去了。”

其余人听了,眼里都露出失望之色,他们还指望着再看美人儿几眼呢。

“等等!我可不信这世上有生得如此勾人的男子!想走就让我验验,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男人!”

顾明微刚要离开客栈,就见到一个满身痴肥的男子挡在她面前,满脸不甘心地看着她。

遇到这种事情,她的几个纨绔哥哥都是怎么做的来着?顾明微蹙眉回想了一会儿。

众人见这瘦削的少年脸色发白地往后退了几步,似乎被人吓呆了。谁也没料到,他居然一言不发地回身助力,然后反过身来,一脚踹在男子的心口上。

痴肥男子“嗷”地声倒下,疼得在地上打滚。

一旁的恶奴且扶且骂:“好哇,你竟敢踢我家少爷!有种给我等着,我这就让人找我们老爷去!”

顾明微双手负在身后,昂首挺胸站在原地,樱桃一样红润的双唇一张一合,却吐出极是嚣张的话语:“有种就来京城找我算账,我爹是礼部尚书顾正渊!”

对,这辈子她不当顾家的女儿了。

要当,就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

平治文学网提供最难消受长兄恩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阿木木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