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古言架空>锦桑妙缘>第一章 你皮你的皮,我种我的地

《锦桑妙缘》

第一章 你皮你的皮,我种我的地

作者:米可麻分类:古言架空字数:2407字更新时间:2018/7/4

初春时节四月天,京城外连绵的小山上,榆树、桑树成片,茂密成林,山下横七竖八条田埂,远远的一面大塘,塘边一望无际的林地中,点缀着几亩薄田几座小院,都是靠蚕生活的人家,山上的桑林,就是他们的活计。

“桑子!”一声大喝后,其中一家竹篱笆门口跳出一个妇人来,长身圆脸,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,调门提得老高:“又哪儿野去了?!”

半晌,方听见有个嫩得出水的声音应了一句:“娘!来了!”

随之而来的,是个年方十二的小丫头,乌油油的一头厚发盘成一双圆髻,两边各垂下一条细发,天蓝色的衣裤,同样浆洗得清清爽爽,身后则背着个硕大的竹筐,装得满满的,几乎冒出头来。

“你又疯哪儿去了?”妇人看见女儿回来,绷得紧紧的脸皮上隐约有笑,不过嘴里还是发着狠:“后山过去就是皇帝家的老庙,从前没人,如今可是来了位凶神,从今往后你可长些心吧,少往那边跑!”

桑子咧开嘴,一双笑眼印在稚嫩的脸庞上,眯成二条可爱的曲线:“知道了娘!成天说这个累不累?不就是位废太子么值得您这么念叨?”

妇人忽地变了脸,上去就捂了她的嘴向屋里拽:“要死了你真是!哪壶不开提哪壶是怎么的?”

桑子嘴里呜呜吖吖地,一直被拽进屋后的小院里,方才得松,顾不上别的,立刻检查手里的东西:“看采来的叶儿都撒啦!娘真是的!白废我忙这半天!”

妇人不理,推开身后柴门:“撒了你不会捡?还不快收拾了跟我进去!”

桑子细心将落到地上的每一片桑叶都收进手里,方才跟在娘身后去了。

屋里半明不晦,本有两扇相对而修的窗户,也都被糊上白纸,穿堂风从桑儿背后吹过,顿时让她头目一清。

眼前是一座座蚕山。

近十个木架子上,每一架都有五层,每一层上又都安放着诺大的竹匾,走进来就听见的沙沙声,正是从一个又一个的竹匾上,传来的。

桑子走到最近门口的一个架子前,二话不说就将叶子倒了进去。

妇人含笑看着她:“说将这几层给你养,你就当它们宝贝似的了!叶房里有的是叶,好端端的你又跑出去采什么?”

说着张了一眼桑子手底下的叶片,忽然变了脸:“死丫头你就当我的话是耳边风是不是?你是不是又跑后山那边去了?”

桑子回头冲她做了个鬼脸:“谁让那一片的叶子特别好呢?又大又鲜又嫩!看我的蚕儿吃得多欢?”

来不及说完,耳朵就被妇人揪紧了!

“你不要命了!”妇人怒气冲冲:“你爹昨儿才说,咱家这一年都得小心提着胆过日子!附近谁不知道后山那皇庙里住下了人?人家是龙子,弄死你就跟捻死个蚂蚁似的不费力!”

桑子不服气地反抗:“我没招惹他,平白无故他怎好对我下手?皇帝老儿也得讲理不是?”

妇人啐她一口:“人家是皇室,还跟你讲理?你没见清明时下乡来的那些个老爷?不过五品七品的,就人五人六吆三喝四,稍拦了他们的路就竖起眼睛来骂人!皇家的就更可想而知了!”

桑子被训得无话可说,半天向地上也啐一口:“什么玩意儿!”

后山皇庙里被骂的那一位玩意,此时正闷着脸面壁思过中。

废我凭什么废我我哪儿不行哪儿不好?

上个月还是穿杏黄龙袍的,这个月就被发落到这儿来守家庙了,这气搁谁身上能受得了?!

在他身后,还有位同龄男子,倒比他安定得多,和和气气地劝着道:“七皇子您别再跟皇上较劲了!他老人家不过一时发火动了气,叫您来这里守灵!您母后不定几句话一说,皇上气平了,叫您回去也不过是一张口的事!”

七皇子宸锦,依旧气不顺。

“你倒说得轻巧,你爹当朝一品宰相,说话都不管用,我母后多少年不曾近过皇上的身了,能有几斤分量?”

一品宰相之子,宸锦自小的伴读,郑德清,哭笑不得地看着他:“您可是皇子,这话是您说得的?皇后再怎么也是皇后!您是嫡出,哪有您这么灭自家威风的?”

宸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转身从坐垫上站了起来,这才看出来,他竟比同龄的郑德清高半个头,一袭黑底二龙戏珠纹彩绣镶领偏襟圆领袍松松挂在他身上,修腰间只横了一条同色素面腰带,绣着精致海牙纹的宽袖子甚至都半拖到了地上,

仿佛不已这样不修边幅的状态,便配不上废太子这三个字似的。

可就算是这样懒散的打扮,也挡不住他肤光如玉的脸庞,和秀逸俊朗的眼眉。皇后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人,她的绝代风华,如今全叫这个儿子独承了。

“七皇子您可得注意点仪容,”郑德清看着有些不放心:“虽说这里只有你我,可外头那主持却是带了眼的,我爹提醒过,说他跟宫里章公公很要好,姓章的不是好东西,您得多留点神!”

章公公,尚寝局正首领太监,乃是皇后的死对头闵妃亲信。

宸锦嗤之以鼻。

“章公公算个屁!主持更算个屁!”说话间,宸锦人已踱步到了屋外:“闷死了,半个时辰到了没有?”

皇上打发来时,特降下一道手谕:七皇子需晨昏各定省禅修半个时辰,以思过静心。

因此不得已,宸锦必得早晚各坐半个时辰的牢, 每天如此。

算个屁的那一位,正巧在门外守着,听见宸锦的话,脸上肌肉微微抖了一下,随即浮出假笑:

“殿下您出来了?”

宸锦不看他,真当是个屁,面无表情就要从主待身边走过,主持笑了一下,伸手拉住:“殿下去哪?”

宸锦不耐烦地抻手:“放开!我要出去转转,这里不是香火气就是和尚味,不是人待的地儿!”

郑德清在后头直摇头:“殿下您怎么能这么说话?”

七皇子还是这么桀骜跋扈,和尚味怎么就不是人味?主持在面前就说这种没道理没人情的话,也难怪人家不待见。

更不待见的,还有一位,那就是当今圣上,定宗。

其实七皇子养就这样的性格,他父皇得负大半责任。因宸锦是皇后所出嫡子,虽排行老五,可一出生就是明正言顺的太子。

开始定宗是极喜欢这个儿子的,人长得好不说了,聪明伶俐就更不必说了,最难得一点,知心贴意。

几个儿子里,就算宸锦最懂定宗的心意,往往还没开口呢,宸锦就替他将要说的话说了,要拿的东西取了。

印象最深有一次,定宗在皇后宫里歇午晌,醒来没睁眼呢,先伸手出去。伺候的公公边上看见,自然以为是要茶,忙不迭地送瓷钟上去,不料叫宸锦拦了下来,反递了一小碟梅苏丸上去。

定宗闻见那股凉沁沁的味儿就先笑了,拈一枚放进口中,这才开口:“茶!”

平治文学网提供锦桑妙缘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米可麻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